我娶了个漂亮淫荡的妓女做老婆 - 优优色影院

我娶了个漂亮淫荡的妓女做老婆我的老婆名叫武艳,今年22岁。她长得小巧玲珑,漂亮异常。身高只有1 米55,却长着一对大胸,走起路来波涛汹涌。一双大大的眼睛,纯真中透出一种媚惑,而你如果与她接触多了,则会知道她身上更多的是骚浪。   三个月前,我最好的哥们老三跟我说,他认识了一个很漂亮的妓女,很年轻,只有二十出头。人长得清纯,床上却非常骚浪,口交、操屄的技术一流,干起来非常爽。他建议我花点钱操一次,「这个小妓女值得干一干。」我照老三给的电话给这个妓女打电话。接电话的女孩声音很柔媚,给我很好的印象。她告诉我她叫武艳,今年二十二岁,从黑龙江来北京已经四年了。我约她当天下午出来,她爽快地答应了。   我在北京的五洲大酒店开了一间豪华房间,等着跟这个小妓女操屄。老三知道我的喜好,我喜欢那种人长得小巧人,特别柔媚,声音甜美的少女,但又喜欢波大屄骚的女人,很少有女孩能把这两者有机结合在一起。因此,虽然我三十岁就挣了几千万家财,找了很多女朋友,却没一个称心可以结婚的。于是,饥渴时,只好找些妓女操操,泄泄火。   门铃响了。进来的是武艳,一个我梦中都想的漂亮女孩,小巧,波大,大眼睛,一头披肩长发。跟我寒暄了一下,她就去洗澡。我也洗了个澡,出来时,她就主动与我接吻,一边吻一边用手摸我的JI8.接着她俯身为我口交,一看那架势,就知道她的技术纯熟。她熟练地舔我的JI8 ,然后用嘴给带上套,骑上来,用又紧又窄的屄套住我的JI8 ,淫浪地操了起来。我看着她的娇小的身体不停摇摆,一对大波随之晃动,感觉真是爽极了。干了约有二十分钟,我射精了。   干完后,我给了她钱,却抱住她,不让她走。   她问为什么,我说,你这么好的女孩,今后别去卖屄了。她笑笑说,我不卖屄,怎么挣钱养家。(后来,我知道她所谓挣钱养家的说法只是借口,她家里很是富裕,只是喜欢浪荡的生活罢了)我连着追了武艳三个月,终于把她追到手,她同意离开她上班的星光夜总会,嫁给我做老婆。我给了她一百万存款和两套房子,一套万科的高档公寓,一套保利的高档别墅,总价约有一千万左右。她感激涕零,发誓对我一定一生跟随,并满足我的任何要求。   老三知道我要娶武艳的时候吓了一跳:你不是有病吧?找一个妓女做老婆,还是我操过好几次的妓女?   我说,我喜欢她,没办法。以后你可不许再打她主意了。   婚后,我和武艳日日笙歌,夜夜操屄,过着穷奢极欲的生活。而在与武艳的做爱过程中,我也逐渐了解到武艳在认识我之前的淫乱生活的细节,之后,我们又一起进入了另一种更为淫乱的生活境界。   这天晚上,我和武艳在床上,一起看着欧美人淫乱的黄片,一边互相玩弄。我和武艳深吻,她的舌头深入我的嘴里,不停地和我的舌头缠绕。一边吻,一边用手玩弄我的JI8 ,我也边吻边玩她的一对大奶子。最后,她趴着给我口交,把我JI8 吃得又大又粗后,骑上来又骚又浪的操。我一边享受老婆武艳的小屄套弄,一边与她吻着,或是吃她的乳头。我的YINJING 在武艳的小屄里进进出出,干得淫水四流。我一边干,一边问武艳:你的屄,应该说不止一两个人干过你,为什么还那么又紧又窄,跟处女的屄似的?   武艳一边娇喘,一边用小屄夹我的阳具,一边说,我也不知道,好多男的都说操我的屄又紧又窄,特舒服。   我听到老婆说到以前别的男人操她的事,不禁一阵兴奋,JI8 使劲顶了她几下,问:武艳,说实话,告诉我,你总共和多少个男人上过床,多少人操过你?   武艳说:真要知道?   我点头,兴奋地期待她的答案。老婆武艳一边与我操着,一边凝神地想。   「我想,操我的男人应该有四种吧。」   哪四种,我边问,边缓缓地操她。   武艳说,第一种操我的,就是真心爱我追我,让我感动并跟他们上床操屄的,比如我第一二个男朋友,比如你,我的老公,这样的男人,总共有十个左右吧。第二种,是我发骚时出去找一夜情,认识的那些男人,这样的男人,大概有二十个左右。第三种,是跟感情,跟发骚,跟钱都无关的,就是以前夜总会的老板胡老大及他的朋友,在各种场合淫乱,我和其他姐妹参与,跟他们一起玩,一起吸毒,一起操屄,这样的男人,大概有个三四十个吧。最后一种男人,也是我操得最多的男人,就是那些花钱操我屄的嫖客了。   我一听说到花钱和老婆武艳操屄的男人,更加兴奋,又使劲操了武艳几下,一边操,一边问:也就是你向他们卖屄的那些男人。他们总共有多少人?   武艳想了想,说:我十八岁来北京,从开始卖淫到认识你,有整整四年的时间,每个月平均有十二三男人操我,一年算下来就是一百四十个,四年就是五百六十个。加上前面说到的三种男人,总共有六百多个男的操过我吧。   我越听越兴奋,接着问老婆武艳:你跟那么多的男的,一般去什么什么地方操屄?   武艳说,对那些追我的男人,一般去他们的家里操。如果是有老婆的,就去他们自己在外面买的房子里偷情。   对于一夜情的男人,一般去开个宾馆房间就操。有时发骚了,在酒吧里的厕所里,或在酒吧外的胡同也干过。   我慢慢地操了几下她的屄,问:有没有在车里干过?   武艳点点头:当然干过。   她接着说:和老板胡老大他们淫乱,有时在他的办公室,有时在他家里,也有时在他自己开的洗浴城里。他一边操我的小屄,一边叫十几个弟兄轮奸他自己老婆大美女思佳。   我接着问:那些花钱操你的男人在哪里操你?   武艳讲到那些嫖客操她,她自己卖屄卖淫的的事,不禁更加骚浪起来。拼命地用屄夹我的JI8 ,晃动自己的又大又白奶子。说:跟男人出去操屄,地方很多呀。最多的是去五星级宾馆开房,什么五洲,长城,昆仑,王府,我都去操过。   有时也去嫖客的家里,在他们与自己老婆操屄的床上干,感觉也很刺激。有时也去外面的洗浴城里,洗完后就在休息房里操。   我问:你在歌厅唱歌坐台时,会直接和男人操吗?   武艳说:这个不允许,最多是男人和我接吻,用手摸我的奶子。这就到头了。   那些人要是淫欲上来了,非要干你怎么办?   他们要是发情了,就会请我出去吃夜宵,吃完后,在他们的车上,我会和他们接吻,让他们玩我的奶子,或者有时我发骚,就让他们摸我的屄。我有时也会把他们的JI8 掏出来,给他们口交。   那之后呢?我使劲地操了几下武艳的屄。   她爽快地哼了一下,接着说:之后一般就去开房间操屄了。一般是我先给他们口交,用嘴舔JI8 ,龟头,屁眼,然后戴套,跟他们操。   我问:所有的男人跟你操,都戴套吗?   武艳说:一般都戴。   有没有男人不戴套,跟你光屄操的?   武艳想了想:有吧。大概有那么三四十个吧。   他们有没有在你屄时射过?   当然有。我喜欢卖淫时被嫖客的精液射进骚屄里的感觉。   我这时再也忍不住,把浓浓的精液射进了老婆武艳的骚屄里。